• 这些中国军人为外国人清地雷 2次获联合国司令嘉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信仰与理性的关系是人们经常讨论的话题,上帝的存在是否可以证明?这些证明是否足以使人信上帝?基督教神学的普遍共识似乎认为,尽管理性不足以使人信上帝,但信徒对他们的信仰却能够给出理性上的理由。这就有了各种版本的有神论证,其中阿奎那的“五路”证明就是最为人熟知的一种,它认为理性可以服务信仰,并用理性证明了信仰的起点:God exists,引出了一个全新的“五位一体”的上帝。【关键词】阿奎那;五路学说;上帝存在托马斯・阿奎纳是中世纪经院哲学的哲学家和神学家,他把理性引进神学,他认为信仰和理性虽然是不同的、但却是互相关联的,这两者是研究神学资料的主要工具。阿奎纳相信这两者是研究神学所不可或缺的,更确实的说,若要了解有关上帝的知识,信仰和理性的交叉点是必须的。阿奎纳混合了希腊哲学和基督教的原则,主张应该理性的思考并研究自然,就如同研究上帝启示的方法一样。依据阿奎纳的说法,上帝透过自然给予人类启示,也因此研究自然便是研究上帝。而神学的最终目标,在阿奎纳来看,便是要运用理性以理解有关上帝的真相,并且透过真相获得最终的救赎。阿奎纳认为上帝的存在并非可以不证自明的,但却也不是无法证明的。在《神学大全》中他提出了证明上帝存在的五个证据,这个理论又常被称为“五路”证明。1.动力因证明(第一推动者的证明)。这个证明始于一个发现,即万事万物都是运动的变化的,世界是动态的。阿奎那认为,每一个运动的事物背后都有其他事物的推动,因为每一个运动都是有原因的,事物不能自己运动。既然世界上万事万物的任何运动均由他物推动,因而在一切事物之后,必然有一个最终的存在者,他本身不被推动的,但他却推动着其他事物,这个不动的推动者就是――上帝。2.因果性证明(第一作用因的证明)。我们没有发现某种东西是它自己的作用因,而且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世界上每一个事物作为结果,必然有一个最初的原因与其对应,因而在一切“他因”事物的尽头必然有一个“自因”的存在者,它的原因在于它自身,同时又构成事物存在的“第一原因”,这个原因就是上帝。3.必然性证明(必然存在者的证明)。这个证明涉及到世界上的偶然性存在,是从偶然―必然系列推出一个绝对必然的存在,这个绝对必然的存在就是上帝。阿奎那论证说,上帝是必然性存在,而人类是偶然性存在。一切事物的产生和存在是已经存在的事物导致了他的产生和存在,我们存在是因为其他事物产生了我们,我们是一系列因果关系的结果。也就是说,既然世界上一切个别的存在物都是偶然的和可能的,因而它就必须以某种绝对的,必然的存在物为其终极根据,万事万物有生有死,必然有一个时刻世界全部归于无,这时也就必然有一个永恒的存在――上帝存在。4.至善论证明(从存在的等级出发的证明)。既然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完善性(如真、善、美等)。这种缺陷的完善性必然是以最完善的东西为判定标准和原因,这个至善存在者就是上帝。阿奎那认为,我们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有或多或少的完善性,事物不同程度的完善性是完善性系列的不同环节。在这个系列中,较高级的事物是低一级事物的原因,它们都是相对于一个最高的完善性相比较而言的。因此,必定有一个最完善的事物作为所有事物完善的原因,“我们称这种原因为上帝。”可以看出,前四个证明在逻辑性上是相通的,都是从经验事实中追溯出一个终极的根据。5.目的论证明(事物最高指挥者的证明)。这个证明是从人造物都具有目的性这个事物出发,推论出自然物也充满了目的性,从而论证一个作为造物主的上帝的存在。我们观察到,无理性的事物,例如自然物体,为一个目标而活动;因为它们总是或者几乎总是以同样的方式活动,以期达到最佳的状态。由此可见,它们达到自己的目标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出自一种意图。但是,不拥有认识的东西,只有在它受某个有认识者或者洞识者的智慧的情况下,就像箭受射手指挥一样,才能追求自己的目标。因此,存在着某个有认识的东西,所有的自然事物都由它安排追求自己的目标。我们称之为上帝。这五个证明严格说来并非阿奎那本人首创造,它们曾经以类似的形式出现在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的著作中,例如第一、二路类似亚里士多德“不动的推动者”,第四路类似柏拉图“善”的理念,第五路类似亚里士多德的目的因,但是阿奎那第一次把这些证明综合起来,从经验的论据出发,对上帝的存在进行了论证。阿奎那汲取了前人的理论,特别是亚里斯多德的《物理学》和《形而上学》中的一些论点和理论,并在其基础上作了适当的修改和发展,使其纳入基督教教义,为神学所利用,因此,可以说,这五种证明方法是空前绝后的。从理论形式来说,阿奎那确实一改教会传统理论,不再重复奥古斯丁主义那种神秘的内心直觉理论,扬弃了柏拉图式的先验性理论,而突出从经验事实出发,采取归纳综合的方法,运用理性推理,从结论推出原因,从已知推究未知,具有一定的说服力。“五路证明”在圣经的启示以外,用理性增加了人们对上帝的认识。他从日常经验入手来论证上帝,比本体论的证明,更有说服力,也更容易让对上帝原本没有认识的人对上帝有了初步的概念,如上帝是纯粹的现实性,上帝是完满的,上帝是必然存在,上帝是其他事物的原因和目的,上帝是一个最高指挥者等等。更重要的是,阿奎那不仅在宇宙论、存在论、本体论的意义上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更将上帝置于目的论的意义之上,上帝为人们设定了活动的目的性和齐一性目标,上帝不仅具有万物本原性质,更承载了人具有的生存意义和目的。正如后世哲学家吉尔松所说,阿奎那完成了形而上学历史上的一场革命,而这场革命的颠覆性就在于不仅确立了上帝在神学和哲学领域的存在,更为重要的是使上帝作为“是其所是”的实体的本质的存在让上帝以信念信仰的方式通向了人的内心,使人们认识到人的确离不开信仰的力量,信仰给了人生存和生命的根基,上帝的存在是人们生活意义的附着点。作为经院哲学的集大成者,阿奎那一方面清楚上帝存在是整个经院哲学理论的中心和基石,一方面也清楚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有无法摆脱的难题,那就是“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无法验证的,上帝存在的基础在于信仰者的想象或思维之中,并没有客观的实在性”。对于此难题,阿奎那从知识与信仰的区分出发,一方面认为上帝的存在、三位一体,是不能凭借人类的自然的理性能力可以认识的,它只能是信仰的真理。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上帝的存在对于人类理智来说并不是直接自明的,因而需要加以证明。但是,“人的自然理性只能通过受造物去认识上帝。从受造物认识上帝是从结果推溯至原因。因此,人的自然理性所能认识的上帝,只是就其必然是世界万事万物的根源这一特点。前面论上帝,也只以此为根据”。借此,阿奎那既运用人的自然理性能力证明了上帝的存在,同时又在表面上规避了人们对此种种证明的批评。”总的来说,阿奎那对上帝存在的证明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他通过神圣的目的性打开了哲学之门,使哲学成为神学,神学成为哲学有了真正的可能性。他以自己的理性把握信仰中的上帝,在肯定神学存在的必然性前提下,认同了神圣的学问也可以是一门科学。

    上一篇:成都白发婆婆独自乘车迷路 公交司机带她找警察

    下一篇:老人“隐居”广州野外14年 从没生过大病